IRU历史 | IRU
IRU历史

IRU历史

七十年:推动道路运输发展

四十年代:重建欧洲

IRU 成立于日内瓦,旨在帮助饱受二战的欧洲重建被摧毁的贸易与商业联系。IRU 最初由八个欧洲国家的客运与货运道路运输协会联盟,并在刚刚成立的联合国上代表道路运输行业。当时,联合国肩负着为战后新欧洲制定发展框架的任务。  

IRU 于 1949 年创建了 TIR 系统,起初是一份政府间协议,后发展成为全球性公约。TIR 成为促进战后欧洲各国间贸易的工具,而当时各国间的地缘政治关系还非常薄弱。TIR系统使得货物可以便捷地通过不稳定的边境。当时,欧洲正处于经济、社会开始恢复的时期。因此,TIR很大程度地促进了欧洲的经济复苏。 

四十年代:重建欧洲

五十年代:改写道路运输的规则

在联合国为道路运输代言,意味着 IRU 开始了与各政府间的合作,为今后几十年改写道路运输规则奠定的基础。联合国每个与道路运输相关的公约都离不开 IRU 的参与,或由 IRU 发起,这些公约确定了物流和道路运输领域的义务与职责。 

《国际道路货物运输合同公约》 (CMR) 签署于 1956 年。该公约首次明确了从事货物运输私营方的责任与义务。作为 TIR 的补充,该公约至今仍是使用最广泛的发货人、收货人和承运人之间的货运文件。它提供了运输运营记录,包含与承运货物有关的重要信息。 

2008 年 2 月,就电子托运单的使用, CMR 公约补充了一项协议,并为数字化运输与物流的全球战略奠定了基础, 希望在 21 世纪采纳打破陈规的创新举措。 

1959 年,IRU 通过 TIR 与联合国之间结成了合作伙伴关系,成为有史以来首个公私领域的合作典范,这两个组织共同制定了使用 TIR 证从事国际货物运输的联合国公约——《国际公路运输公约》(TIR公约)。IRU 继续管理TIR系统,TIR系统迅速成为跨境道路运输的全球标准。

五十年代:改写道路运输的规则

六十年代:安全通行

IRU会员在全球不断扩展,一些东欧国家开始加入。此时,全球处于社会剧变和文化冲突的特殊时期,IRU始终用独特的全球事业,推动道路运输事业发展。随着西方复苏繁荣,分享最佳实践成为IRU的试金石之一。

IRU在1966年设立了两个奖项,表彰行业英雄事迹,并倡导对安全的重视。这一时期,安全和专业化成为IRU关注的焦点。此后,IRU继续倡导旨在提高道路运输安全的国际标准,并与联合国,国际组织和政府一起制定正式和非正式的行业标准。IRU道路安全、技术事务和法律事务委员会以及危险货物运输政策事务专家工作组,在这一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
 

七十年代:纳入多式联运

七十年代:纳入多式联运

1970 年代,集装箱的出现与标准化又一次变革了货物的运输方式。显然,采用多式联运从事运营已是大势所趋。1975 年新的《TIR公约》 达成,取代了 1959 年的版本,多式联运纳入新公约,TIR成为多式联运的最佳过境工具。只要运输全程中至少有一段使用道路运输即可。

七十年代:适当的模式

八十年代:布鲁塞尔蓝图

 1973年创建的IRU 布鲁塞尔的代表处,直至如今都在欧洲的政策制定过程中占有一席之位。

1980 年代,欧洲议会将欧盟理事会告到欧洲法院,因其未能制定通用的运输政策。欧洲法院于 1985 年 5 月做出裁决,从而最终开启了通用政策的制定进程。 

这项立法推进了单一欧洲市场雏形的形成,成为运输政策的转折点,市场准入与重型商用车辆的运行与停运时间等领域的欧盟规则形成互补。

IRU 为欧盟的政策、提案和立法都有所贡献,促进了道路运输的良好运营环境,确保公平竞争,并致力于确保道路运输行业在整个欧洲的运输、贸易和旅游领域都扮演重要角色。这一宗旨的重要性在后来的英国脱欧、机动性方案和脱碳事件中尤为突显。

IRU 还推出了客车星级分级体系,以改善客运的质量、安全性和舒适度。

八十年代:布鲁塞尔蓝图

九十年代: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运输

1992 年在里约热内卢召开了第一届地球峰会,182 个国家在会上通过了《二十一世纪议程》(Agenda 21),此后,IRU 成为首个参与联合国关于可持续发展计划的运输行业的国际组织。IRU 在 1996 年通过了其《可持续发展宪章》,并制定了三个“i”战略——在创新、激励和架构基础上实现可持续发展。

之后,IRU 在 “两个 30”(30 by 30) 决议中承诺,整个道路运输行业在 2030 年前减少 30% 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IRU 学院是 IRU下属的培训机构,在这个十年结束之际初具雏形,它说明:运输行业专业化是其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诸多成果证明了这一点——对环境与安全的好处、环保驾驶和事故防范培训,还有一些促进繁荣的经济与社会因素,而繁荣得益于更高效的运输体系和更便利的人员流动。

可持续发展始终是 IRU 的重中之重,IRU继续与世界银行、联合国及其他行业的密切合作,致力于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为道路运输行业制定全球可持续发展计划。 

九十年代: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运输

2000 年代:丝绸之路的基石

随着中国道路运输协会加入 IRU,IRU 逐渐认识到中国是一支越来越重要的新生世界力量,并催生了重振古丝绸之路的概念——新欧亚大陆运输倡议 (NELTI) 应运而生,成为IRU 战略的关键,该倡议旨在将沿欧亚大陆的亚洲与欧洲企业与所有重要世界市场连通起来,并让更多的公众与企业了解由这一陆地桥梁所创造的商机。 

基于从 200,000 次过境中得出的数据,NELTI 研究发现,57% 的运输时间都耗费在了这些过境流程中,因非官方收费使得成本增加了 38%,因此亟需使用TIR过境运输系统来解决这些问题。 

中国的“一带一路”政策将在 2018 年继续推进,IRU 重启古代丝绸之路贸易通道的倡议极具预见性,并取得了实质进展,为改变该地区的过境运输奠定了基础。随着中国2016年正式加入《TIR公约》,TIR已成为中国实现“一带一路”互联互通目标的重要举措之一。

2000 年代:丝绸之路的基石

2010 年代:数字化创新、全球发展和公平竞争环境

道路运输数字化、连通性和自动化的程度越来越高——一场变革刚刚拉开序幕。 

2010 年后,TIR在全球不断发展,中国、印度和巴基斯坦相继加入了 《TIR公约》,这些国家间生活着全球 40% 的人口。 

TIR 目前已具备了数字化和多式联运的全套功能。全球正在形成日前庞大的数字化贸易走廊——这得益于 TIR 和 e-CMR 为数字化运输提供了全球标准。 

联合国通过了一项决议,强调了 e-CMR 在将创新成果应用于实践方面的重要性,并与 IRU 签署了一项重要协议,以支持 TIR 海关过境流程的全数字化进程。

IRU 向新进入改革后出租车市场的参与者倡导“同一服务同一规则”,同时鼓励全面创新。 

由于城市人口构成复杂,公交车和客车作为部分解决方案,可以减少人员流动对环境造成的影响,IRU 的智能出行活动强调了减少排放、创造就业岗位、降低交通死亡率和缓解道路拥堵的益处。

IRU 在成立 70 周年时,在阿曼宣布了其世界大会计划,这是一个旨在应对当前挑战、提供在该行业今后 70 年发展中继续保持创新领先地位解决方案的平台。 

2010 年代:数字化创新、全球发展和公平竞争环境